顶点小说 > 汉武挥鞭 > 第七百零八章 京南铁路

第七百零八章 京南铁路

  ntent

  及至三伏,王公大臣纷纷离京避暑,太上皇和太后更早已摆驾渭北甘泉宫。

  皇帝刘彻为了满足自家婆娘的好奇心,与她乘着特意安排好的火车车列,来回往返于长安与灞西高原,让她过足了瘾。

  “待得皇儿足以肩负社稷,想来这铁道已是四通八达,铺展至我大汉各郡,到那时,朕当禅位,与你乘车,游遍山南海北,共览万里锦绣。”

  刘彻怀抱娇妻,心生感慨道。

  阿娇生性好动,长年幽居深宫,实在是苦了她。

  金屋藏娇,听着浪漫,实则苦闷。

  宫闱之中,无论皇后还是妃嫔,皆如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享尽尊荣之余,终归失却了自由,枯守宫苑,饶是无有为子夺嫡之心,却也难免争宠,生出诸般妒怨嗔痴。

  争宠,或许非因对帝皇爱入骨髓,而是长久抑郁,生出“我争故我在我”与的扭曲心态,更因“恨人恨己无”的比较心理,往往会做出诸多损人不利己的偏激举动,但凡见到旁人过得比自己好,必是难以忍受。

  刘彻虽不曾开宫纳妃,独宠阿娇多年,然阿娇却仍生出妒忌比较之心,只不过争宠的对象不是旁的女子,而是自家儿子。

  在刘彻的放养思想下,刘沐自幼就比历朝历代的太子少了几分拘束,只须习练好文课武功,勤勉不怠,不违礼法,也就不再多加管束,任他肆意玩乐,放飞天性。

  说穿了,刘彻的教育方式与后世华夏的大多父亲没甚么不同,宝贝儿子功课好,绝不吝于奖赏,端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况且因着刘彻身为富有四海的帝皇,刘沐真真享受着后世孩童难以想象的优渥生活。

  嗯……虽说无法用手机氪金,玩王者农药,然太子殿下能骑马射猎,玩枪打靶,休闲娱乐既健康又刺激,挺好。

  眼见自家儿子闲暇时总能出宫玩乐,阿娇自是羡慕嫉妒的,奈何身为皇后,不得随意出宫,更不敢坏了宫规,唯恐遭了御史们的弹劾,参她失德失仪。

  刘彻身为穿越众,自然能理解自家婆娘的苦闷。

  他之所以喜爱阿娇,也正因她的率真爽朗,在讲求贤良淑德的汉室贵女中,无疑是朵奇葩,若不是娶了这么个爱闹腾的蠢萌婆娘,他怕也忍受不了常居深宫。

  所谓娶妻娶贤,无非是渴求成功的男人想寻求个贤内助,刘彻却觉着自身已然极度成功了,搂着个欢脱的傻婆娘挺好。

  “此话当真?”

  阿娇双眸发亮,如蕴星辰,反手搂住刘彻厚实的腰身,娇声道:“陛下可莫要糊弄臣妾。”

  她也知他向来言出必践,只因欣喜和羞怯,才有此一问,实则也无须他回应许诺,将脑袋埋在他的胸前,心中满是甜蜜。

  得夫如此,妇复何求。

  刘彻笑而不语,目光却是望向车窗外,思绪飘远。

  他适才所言虽是随心而出,却也是筹谋良久的心思。

  早在十余年前,汉廷已对全境铁业展开大规模的整并重构,少府全力协助大农府,在诸多铁矿富集的郡县设立官办的冶铁工坊。

  随着冶炼工艺的提升,加之刘彻提供了大量合金配比,使得大汉的冶金工业飞速发展,坩埚炼钢法的推广,更使得钢铁产量逐年暴涨。

  现今大汉每岁的钢铁产量,早已远超十九世纪初的英国,毕竟人口规模着实不是同个档次的,皇权体制的执行力更是无比高效,加之跨越时代的技术变革,有此成就也是理所应当。

  然也正因技术跨代,使得大汉旁的工业基础稍显滞后,多年来全力投入的化工和冶金远远超前,如机械制造之类的精工业和加工业,实是在刚起步阶段。

  诸如简易电报、自行车之类的小物件,许多零部件唯有少府诸冶监才能铸造,更遑论发电机、蒸汽轮机乃至石油分馏等大型设备,因少府和帝国科学院基于保密原则,未曾尽数释出相关制作工艺,使得寻常冶铁工坊难以大量铸造。

  因此缘故,现今正逐步迈入初级工业化的大汉帝国,竟出现了令刘彻啼笑皆非的状况。

  钢铁产量过剩!

  见了鬼!

  严格来说,钢铁产量仍远未达到刘彻预期,之所以显露出“过剩”的虚假表征,实因供过于求,究其根本,就是百姓用不起,朝廷用不完。

  后世消耗钢铁的重头,无非就是机械和建筑,现今大汉的民间建筑绝大多数仍是木制结构,顶多再用上砖瓦和黏浆土,所谓的钢筋水泥架构,寻常百姓压根就没兴趣,更负担不起。

  华夏百姓向来勤俭持家,原本的屋舍住得好好的,谁会无缘无故花费重金,求购钢筋和水泥,学着造些“造型新奇”的屋舍?

  饶是农人要购买些铁制农械,实也消耗不了多少钢铁的,锄犁不是日常消耗品,若是品质过得去,足能用好些年,即便崩了口,捶补捶补仍能继续用,不可能轻易丢弃,花钱重新购买。

  汉军将士的兵械也已逐步更换,汰换下的旧兵械,多半回炉重铸,消耗的钢铁也远不如料想般多,加之现下国无大战,平日操练毁损的兵械数量不多,在可预见的数年内,汉军对补充冷兵器的需求反会日益缩减。

  钢铁的用途必将愈发广泛,此乃工业化发展的大势所趋。

  这道理,刘彻不是不懂。

  关键是,以现今大汉的整体工业水准和民生发展阶段,消耗的钢铁实是不多的。

  钢铁的成本仍嫌高昂,也是重要缘由。

  有价无市,看似矛盾,实则颇为正常。

  正如后世工业化过程中的欧美诸国,屡屡出现资本家宁可将牛奶倾倒入下水道,都不肯亏本降价,卖给食不果腹的工人。

  看似很残忍,难以理解,实则盖因边际收益小于边际成本,超出的供给是不符成本的,一旦竞相降价,价格长期崩跌,资本家血本无归,名下农庄与工厂倒闭,必将降薪裁员,失业工人没有收入,连降价后的牛奶也买不起了。

  此乃资本经济的恶性循环,唯有生产力继续进步才能解决。

  类比到现今大汉钢铁业的现状,解决方式唯二:一者,降低钢铁冶炼和铸造的成本,降低钢铁制品价格;二者,提升机械制造业水准,增加对钢铁需求。

  二者合一,无非增加不虞亏本的刚性需求,根子还是整体工业水平太低。

  减产?

  不可能,刘彻也绝不容许,恰恰相反,继续扩大冶炼规模,增加钢铁产量,才有助于更大幅度的降低成本,等待钢铁需求量大爆发最终来临的日子。

  暂时“过剩”的钢铁产量,自然要朝廷出赀消耗,以鼓励和扶持各处冶铁工坊继续扩产。

  穿越众最大的优势,就是对未来的前瞻性。

  钢铁产量多少都不够,基础建设尚远远不足,朝廷投入重金,消耗钢铁搞基建,看着亏本,然过得十年,二十年,回头再看,就晓得甚么叫高瞻远瞩了。

  正是出于此等考量,在三伏休朝前,皇帝刘彻已责成大农令孔仅与工部少卿贾洗尽速研拟新的铁道线路。

  此条铁道,名为京南铁路,西起长安,经弘农,越函谷关,东至河南郡,再南抵南阳郡,实则也等同搭建起连通大河和淮水的铁道陆运。

  刘彻虽知晓后世华夏的铁道线路,然大汉现今的地形地貌终归是与后世有所不同,只能描绘个大概,给大农府工部辖下的匠师们提供些许参考。

  旁的不说,大河就未曾大幅改道,夺淮入海,且因汉廷每岁皆投入重金,在枯水期驱使数以十万计的奴隶治河,固堤清淤,保护水土,植树造林,使得大河中下游的河沙淤积远比史上的状况好得多,至少近年再没出现大规模的水患。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刘彻虽不至狂妄到自信能与大自然的伟力对抗,然秉持着人定胜天的理念,自问已是尽心尽力造福后人,治河十余载,他顶着朝臣的质疑,投入数百万金,动用的奴隶拢共过百万,不惜代价的砸下人力物力。

  毫不夸张的说,动用的人力物力远比史上隋炀帝修大运河多得多,若非大汉在对外战争中掠夺了大量财富和奴隶,又因跨时代的技术发展,使得国富民强,汉廷的财政早就被如此庞大的治河工程彻底拖垮了。

  事实证明,对外掠夺,远比后世华夏和平发展的道路要容易得多,外族的无尽血泪,奠定了大汉富强的基石,功不可没!

  规划中的京南铁路,总长共计千余里,是雍县至灞西现有铁道的三倍有余,又因沿途地势复杂多变,故刘彻倒也没急于求成,估摸着三五年都未必能全线贯通。

  好在南阳郡也是重要的钢铁冶炼地,可两头同时开工,能节省不少人力物力和工期。

  皇帝发话,臣子累瘫。

  非止孔仅和贾洗无心避暑休假,顶着毒辣的日头,领着属官与匠师们探勘选址,少府卿陈煌更是忙得焦头烂额,与掌御帝国科学院的清河王刘乘费心研议,该对各处冶铁工坊释出何等程度的冶炼和铸造工艺。

  光靠少府诸冶监直辖的冶炼工坊,是不可铸造出足够钢轨的,依着皇帝陛下的意思,诸冶监今后该逐步转型,专事高端的冶炼铸造与军工业,且在不泄机要的前提下,全力协助大农府推进大汉各式基础工业的发展。

  陈煌虽不舍放弃诸多获利丰厚的独门生意,然少府毕竟是皇帝私府,他身为皇室的大管家,自是不敢有半分怨言,更不敢有半分违逆。

  在此情形下,非但大农府辖下的产业获取了大批相关工艺,消息灵通的诸多商团,亦是捧着重金,向少府和帝国科学院求购诸多渴求已久的工业技术。

  油墨、染料、玻璃、制焦、制皂、炼油、冶金、树脂材料、合成橡胶……

  如是种种,少府和帝国科学院多年的技术储备和研究成果,皆是适度释出,为大汉的民间工业提供了更为强大的推动力。

  大农府乐见之余,却又更为忙碌,须得求助各府署,研拟更为严苛的技术管制和边禁举措,已防此类技艺流出境外。

  今岁三伏,不少离京避暑的京官被府司仆射早早召回,中央官署一如往日般熙熙攘攘。

  皇帝刘彻却是自顾清闲,在自家婆娘坐腻火车后,领着她到南山河谷,采菊东篱下,悠然品茶也。ntent

  汉武挥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