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妖魅记 > 227.焉知奥妙无穷(八、人间)

227.焉知奥妙无穷(八、人间)

  天气越来越热,林荫庄花香逐渐散去,紧接而来的果香,更为诱人。

  四月里正是枇杷成熟时节,端木琪、方颖此番客居林荫庄,那餐桌上自然也就,每天都有当日采摘的新鲜枇杷。这天午饭后,屋外阳光非常强烈,大家便坐在正厅里随意地说说话。

  “遥哥哥,你剥得好快。”方颖手上一颗枇杷尚未将皮子剥完,眼见林遥已利索吃掉一串了。

  “嗯……”林遥嘴里应着,伸手到果盘上又拿起一串,剥得快只是习惯,而吃得那么快,其实很有点心不在焉。

  “颖儿别急,遥哥哥只顾自己囫囵吞咽,毫无斯文可言,不要理会他!”方菲轻巧地抢白道。林遥听得此话微微愣了下,又已剥好的一颗枇杷就没往自己嘴里送,却是继续剥另一颗,转眼之间,整串枇杷都皮肉分开。

  “给你。”林遥递向颖儿。

  方颖诧然地接过,睁大的眼睛里闪着光采,只见,这串六颗都皮肉分开之枇杷,那些皮子并未去掉仿佛一朵朵绽开之黄花,很是赏心悦目。

  谁都没想到林遥会将这串枇杷,那么轻巧的剥出一束花儿来,俏皮,真正俏皮呀!

  更没想到,就在大家纷纷相望着这串枇杷的俏皮模样,林遥却忽而伸手旋即摘下一颗,丢进自己嘴里悠然吃了。

  端木琪和方菲相视摇摇头笑而不语,而措手不及的方颖是愣怔在那啼笑皆非。

  “枇杷既味美,又非常特殊,不知遥儿有留意么?”林毅微笑着问道。

  “请爹爹指教。”

  “这个枇杷是秋天孕育、冬天开花、春天挂果,现在夏天成熟,可谓沾四季之雨露。”

  “挺好,确实美味。”林遥点点头。

  “听遥儿口气,有些不以为然呀!”林毅顿时望眼过去。

  “就是没怎么觉得稀奇,我们家的茶子也可谓沾四季之雨露,甚至可谓承五季之精华,秋天果实成熟的同时又开花,春天里的嫩果嫩叶还会变成茶耳茶苞,那多妙啊!”

  “那确实。”

  林毅不由得莞尔,还能说什么呢?

  坐在正厅里的方菲、端木琪、雪雅、茗香、方颖,都不禁望望他们父子两人,有的抿嘴而笑,有的即使没笑那也是一道靓丽风景。

  目前,林遥满脑子的天地奥妙与玄机,方寸心里装着无穷大问题,对如此小事情,自然不觉得稀奇。

  太阳西移,才稍稍有点凉快,方颖便坐不住要到屋外游玩,当然林遥也陪伴她而去。林荫庄较之五年前更美,方颖生长在京师郢都那样的大城池,深闺少女难得可以如此感受田园风光,都又来了半个月,还兴味盎然。

  此刻梨树林里分外清爽,方颖正追逐着几只小鸡仔,一股的乐乎劲,看来确实很开心。

  “哎哟……”

  忽然间听得方颖痛叫,林遥定眼望去,见到那几只小鸡仔已躲进了绿篱,而那绿篱里许多都是带刺之物。

  林遥快步走过来,眼见颖儿右手的无名指尖已是有鲜血在渗出,又眼见她满脸痛苦状,眉头紧皱,却呆呆望着自己之手,不知道怎么办。林遥这时当然知道,她是被绿篱里的枸骨冬青刺到,其实那伤口极小,过会儿就好。

  不过当此之际难免痛彻心扉,双手十指尖连通着肾肺心肝脾,指尖所触心窍也在乎,那感受自然就极其的强烈,便能体验到十指连心哪!林遥哪会没能力帮她减轻些痛楚,却因为可行的法子太多,而在一时之间,有些拿不定主意。

  首先想到最轻巧的法子,就是随手一抹,不仅会立即止血,立即止痛,什么伤口也都没有了。但这个法子显得林遥修为精深,所以终究还是要采取个粗浅方式。

  林遥抓着颖儿之右手,将她那个滴血的无名指,放进自己嘴里,吮吸起来。林遥心想,这样应该也就不痛了。

  听着颖儿没吱声,林遥抬眼望望她,见其俏脸上已然无痛苦状,吹弹可破的双颊却泛起桃花般红润,这是——娇羞之色。

  真的很漂亮。

  林遥心神为之一荡,活了万余年岁月从未有过的异样感觉,很美妙的感觉,但又说不清,更是道不明。停止吮吸随即放开颖儿之手,林遥心神顿时也镇定下来,奇怪,恍然,不禁想:难道一个小姑娘的心,竟能直击我的心。

  “不流血了。”方颖轻快说道。

  “嗯。”林遥点点头。

  “遥哥哥,我们到凉亭那儿去吧!”方颖愉悦之情溢于言表。

  “也好……”

  林遥瞧她如此的开心,又哪会不欢喜呢?

  望梨雨凉亭,方颖刚才追逐小鸡仔的乐乎劲过头,此刻靠着木椅静静地歇息,看来确实是有些累了。

  “凉快。”方颖感受到一阵清风吹来,侧转身子扒在栏杆上,眼望斜阳闪烁下,那梨树枝叶间有几只鸟儿跳跃,半晌悠悠道,“琪姑姑说,我们明天得回京城了。”

  “能多住些日子么?”

  “都已是,叨扰有半个月了。”方颖轻轻地转过身,向林遥望来,“遥哥哥还记得么?我们曾经拉过勾,你答应要去京城看我的……”

  “……”林遥若非被提醒,还真的已经忘却此事,“记得,记得,我一定会去京城看你。”

  “不许骗人!”方颖嫣然而笑道。

  林遥惟有莞尔,想着那跟她拉勾许下的承诺已是过了六个年头,好似,确实,并非很在乎。

  此次又要跟姑姑别离,何时才能再相见,林遥眼望着宅院方向凝神之下,便出现人影。

  不知姑姑在西厢房写些什么?昨天,林遥也在下午以天眼神通,见到姑姑独自在西厢房写字,很娟秀的文字。然则却并未细窥内容,林遥尽管十分想知晓姑姑这么认真的在写些什么,但心里委实觉得,那样太不地道。

  然而,林遥倚坐在望梨雨凉亭里,竟瞧得有些沉醉,有些痴了。

  “既姽婳于幽静兮,又婆娑乎人间。”林遥瞧得不禁喃喃自语。

  “遥哥哥……”

  “嗯?”林遥回过神来,“凉风吹得太惬意,差点睡着了。”

  “我听见你说话了。”

  “那是梦话。”

  “骗人,我听见你念的是《神女赋》,那可清清楚楚,白日里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