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萌狐悍妻 > 第九十六章 昔人

第九十六章 昔人

  在云雾之中,云河身上那破烂的青衣渐渐被化去,而这些白色的神力渐渐凝实,变成一件新的青衣。

  不久,云雾消散。

  云河已经换了一身衣服。

  依然是青衣,甚至连款式都跟原来的一模一样。

  只过,这新青衣是铁面男人的神力凝结而成,并不是普通人衣服。

  “呃!真厉害!连买衣服的钱都省啦!”贝拉汗笑着说。

  在她的故乡白罗星,没有人达到神境,这种用神力凝衣的神通,她还真是第一次见识呀,觉得十分神奇。

  铁面男人不以为然。

  对于像他这样的九重无日境修士而言,这只把戏只是小菜一碟罢了。

  透过那张冰冷狰狞的铁面具,可看到铁面男人正在用深情的目光注视着云河,不管结界外的世界有多暄闹,却完全影响不到此刻他那种久违重逢的欣慰心情,他纹丝不动地抱着云河,耐心地等待着云河醒过来。

  他双臂稳而有力,仿佛他就是云河最可靠的后盾,他心甘情愿为云河遮风挡雨,甚至是上刀山,下火海。

  站在旁边的贝拉完全被铁面男人无视了。

  贝拉觉得十分无语。

  这个铁面男人,看起来对云河的感情可不一般啊!

  贝拉跟着云河回到地球后就一直住在飞狐谷。

  她见识过飞狐谷的小妖们对云河的热情,整天吵吵闹闹的,虽然溺爱着主人,但是又以吃主人的豆腐为乐。

  像铁面男人这种,如此着紧云河,又时常一脸严肃表情的人并不是没有,比如护主狂魔赵英彦。

  贝拉在想,这个人该不会是赵英彦吧?

  可是,也不对啊!

  小彦哥来见主人,根本就不需要戴面具好不好?

  再说,铁面男人的身形也不像小彦哥。

  小彦哥生得高大威猛,玉树临风。

  可这个铁面男人的身材比小彦更加魁梧,就像一座大山那样。

  从气质上来说,小彦哥顶多是腹黑忠犬。

  可眼前这家伙,更像是冷面君王。

  因为贝拉在铁面男人身上,感应到他有类似木星那种君临天下的气势。

  也就是说,这个铁面男人很可能曾经是高高在上的一域之主或一国之君。

  正当贝拉在猜测铁面男人的身份时,云河已经开始恢复意识了。

  他原本已经被折磨的油尽灯枯,因为太虚弱而失去意识。

  觉得灵魂一直往下沉,沉入冰冷漆黑的无底之潭。

  可是,突然有一道温暖而熟悉的力量将他轻轻托了起来,不但不让他继续往下沉,还温暖地笼罩在他身上,就像一张被子似的,令他觉得又暖又舒服。

  他做了一个美梦,美好到连梦境是什么他都忘记了。

  突然醒来,他睁开眼睛,觉得神清气爽。

  被废掉的修为又回来,手脚又恢复力气了,身上的伤也不痛了!

  但由于从濒死状态回来,他的视觉还没适应,刚睁开眼睛的时候,神野仍无法聚焦,只看到蒙蒙胧胧的有个黑色的人影抱着自己。

  “你醒啦?还有哪里觉得不舒服吗?”铁面男人关心地问他。

  这声音,充满金属的质感,好像是机器人发出来似的。

  可是,正常人说话的声音,又怎么可能会像机器人?

  只能这么解释,这个人的声音是经过伪装的。

  伪装声音,是为了不让自己认出来。

  那又能说明,这个人的声音如果不伪装,只需要说出一声,就会被自己发现。

  所以,他是为了不让自己识穿他的身份,才故意把声音变成这样?

  可是,对于像云河这种能洞察天机,感应世间万物的天狐来说,任何伪装或是掩眼法,在他的眼眸底下,都会无所遁形。

  几乎这个铁面男人开口说第一个字时,云河就把他认出来了!

  “苏……我没想到,还能见到你。”云河伤感地笑了笑道:“谢谢你救了我。”

  明明在笑,但是声音有些咽哽,清澈的眼眸瞬间被泪水氤氲。

  听到云河唤自己为“苏”,铁面男人浑身颤了一下。

  他的眼睛闪烁着惶惶的不安与紧张!

  整个人都愣掉了,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云河。

  云河见他吓得连话都不会说了,轻轻伸出手,把他脸上的铁面具摘下,流着泪道:“见我为何要戴面具?”

  面具下,是一张年轻而英俊的脸。

  眉宇间的英气,都被深深的忧愁与自责所掩盖了。

  原来这个人,就是郦苏。

  曾经,他是无上神域的皇帝,他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他侍奉邪神,将无辜的灵魂献给邪神,换取无上神力。他神通盖世,叱咤风云,但也荒庸无道,做尽天地不容之事,令人闻风丧胆。

  他恩将仇报,忘恩负义,不顾念朋友之谊,他喝云河的血,用云河的血炼丹,他将云河幽禁在漆黑冰冷的墨宫,占有云河的妻子,他斩杀了云河麾下无数忠肝义胆的将士……

  他所作所为,令人切肤深恨!

  他得到了报应,他被邪神炼成了半个傀儡人,最后被木星打败。

  在得知自己被邪神蒙骗之后,他终于大彻大悟。

  在云河灵前,他失声痛哭,为过往所犯的错忏悔。

  然后,他就心甘情愿被木星收进魂池,接受魂消魄灭的惩罚。

  除了木星,所有人包括云河在内,都以为郦苏已经被木星融化成魂池之水。

  木星并不是一念之仁,口硬心软,而是可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魂池竟然无法彻底融掉郦苏。

  魂池化去了郦苏的血肉,他只剩下一副森白的骨头,他依然不死,魂依然不灭,身躯可以不断再生。

  既然无法融掉,木星便另作打算。

  将郦苏变成自己的灵魂奴仆,让他生生世世为自己驱使,用另一种方式赎罪,以抵消他一生的罪孽!

  在没有任务的时候,郦苏被木星幽禁在魂池里,就像坐牢一样,时刻承受着蚀食融骨之痛。

  这是他认木星为主人后,第一次执行任务。

  他没想到,为主人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救云河!

  对于他来说,都没什么比这事情更加义不容辞了。

  于是,就在云河生死一线的时候,郦苏突然从天而降出现了!他以绝对的力量,霸气无比地将云河从鬼门关那里救回来。

  云河问郦苏,为何要戴面具?

  这话,可把郦苏问得鼻子酸酸。

  郦苏心虚地苦笑:“这还不是因为,我害怕你还在恨我,不想看到我这张脸。我更不想令你生气,想起以前那些痛苦的事情。可我没想到,你的感应如此灵敏,即使我是无日境,我的伪装依然瞒不过你。”

  那种金属质感的声音消失了,郦苏恢复了原本的声音。

  既然被云河识穿了,连铁面具都被云河摘下来,那么继续伪装声音就没意义了。

  他的声音低沉而有韵味,非常好看。

  就像翻开书卷,深情的朗诵。

  “云河,我对你做了那么多错事,我不奢望能得到你原谅,我只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将功补过,尽量补弥给你。我原本是想默默地保护你,没想到你认出我来。”郦苏无奈地说。

  云河听了,一声不哼,眼泪无声地在脸上冲刷。

  郦苏看到云河哭了,心里很难受,他把面具戴回来,自嘲:“我果然是面目可憎之人,你一看到我,就痛苦得流泪了。我还是戴着面具吧!这样,你心里会好受一些。”

  怕云河心灵受伤,郦苏不敢再抱他。

  放开手,然后自觉地退后,卑微地站着,跟云河保持着两尺的距离。

  云河的确恨郦苏!

  要是郦苏伤害的是自己,喝的是自己的血,他可以原谅!

  可郦苏抢走了他的女神,还立希希为皇后!

  郦苏还杀了九重神殿的人!

  死去数十人,木星只寻找十个人的灵魂,其他人都魂灭魄散,不复存在!

  云河原本是永远都无法原谅郦苏的。

  可是,在灵前,看到郦苏为自己流泪时,他才恍然发觉,自己的心很痛。

  因为,他还把郦苏当成朋友。

  正因为郦苏是他的朋友,才让他更加难受。

  当时,他的内心很矛盾,他不知道该不该原谅这个犯了大错,又愿意将功补过的朋友。

  而现在,郦苏在自己最绝望无助的时候,就像神一样出现,拯救了自己,又把云河内心的那一道坎击溃了。

  看到郦苏在自己面前内疚卑微的样子,云河终于不忍心,流着泪道:“我落泪,是因为欣喜。因为我从前那义气的好朋友又回来了……”

  “朋友”这两个字,就像一道温暖的阳光。

  郦苏觉得整个世界都亮了……

  “云河,你肯原谅我?”郦苏激动得快哭了。

  “杀了你,死去的人不会回来。你活着将功赎罪,反而能拯救更多的人,这才是我愿意看到的。”云河哭着笑了。

  天啊!现在,郦苏真的很佩服木星主人的足智多谋。云河的心思,居然被木星主人完全猜中了!

  自己能活下来,获得重新做人的机会,果真因为云河的一念之仁。

  郦苏忍不住,扑过去,紧紧地抱着云河。

  “云河,很对不起,以前我做了那么多伤害你的事情……但是从今往后,我绝对不会再让你失望了!请你相信我!”郦苏信誓旦旦地说着。

  “嗯……”云河任由他搂住,欣然地笑着答应了,又道:“那就别再戴那个冰冷的面具了。”

  “好!”郦苏幸福地笑着,把面具变走。

  好奇于郦苏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云河又问:“你不是被木星大哥收进魂池了吗?你是怎样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