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问道红尘 > 第五百六十五章 君子淑女(为潇潇盟主加更)

第五百六十五章 君子淑女(为潇潇盟主加更)

  这是女子的声音……秦弈确定自己没有听过。

  当然,从她说话的意思看,她也是本地人,那当然没听过。

  倒是听到里面的声音,一群凶神恶煞的贯胸国人都有些惊惧的样子,纷纷后退,让开了一条路。

  惊惧?秦弈微微一愣。

  不得不说这贯胸国凶神恶煞是有他们的本钱的,秦弈看得出一个个都有修行,其中高的琴心后期都有……虽然对他不值一提,可与神州的普通城镇对比,那这里算是高维族群了。

  这样的强悍族群,对一个女人惊惧。

  秦弈想揍人的拳头又收了回来,摇了摇头,掀开酒肆幕布,踏步而入。

  酒肆里就一个女人在喝酒,掌柜的躲在柜台后面瑟瑟发抖,一看就是鼻青脸肿刚被揍过。

  秦弈抽抽嘴角,目光落在女子身上。

  惊艳之色一闪而逝。

  秦弈在此世见惯了倾城之姿,身边的女子哪个不是国色?本以为对美女已经有一定免疫了,至少不会看到谁就觉得很漂亮。

  但眼前这位是真的漂亮,外貌另说,主要是很少见到这样的气质。

  最特别的是她的眼眸,眸中似有星辰闪耀,又似明月柔和地凝注,神秘且浩瀚,只一眼就能让人挪不开眼睛,深深地陷入其中。

  她微阖双目喝酒,放下酒杯,眼睛微睁,便如晨曦泛起,天都亮了。

  继而红唇轻抿,似是品酒回味,又有一丝微微笑意,闲适之中有了几分俏皮。

  她不梳头,头上也没有任何饰物,长发很随意地飘散,就那么简简单单地披散着,如飞瀑而下,给人一种非常自在闲适的洒脱意味。

  她表面看去,约莫二十五六的样子,该大的地方emmm……中等。应该说一切都中等,不胖不瘦,不高不矮,仿佛工匠用尽了心力去雕刻的玉石,怎么添加删减都不对味了。

  她提起酒壶倒酒,衣袖微微拉起,皓腕轻露,便如凝雪。

  不对……她的衣物不是凡品,秦弈根本看不出她有没有心,就连看这皓腕,都需要她自己拉起一点。

  当然心中惊艳如此,面上秦弈并没有表露,只是大步走到她面前,拱手一礼:“多谢姑娘解围。”

  女子正在倒酒的手顿了一下,似是有些好笑:“你需要我解围?我救的其实是他们才对吧……君子国的人便是如此虚伪吗?”

  “既然如此,姑娘为何请我饮酒?”

  女子懒懒道:“都是外乡人,请你喝杯酒怎么了?”

  秦弈的眼睛还是下意识看了看她心脏的部位。

  外乡人,她不是无心人?

  女子似笑非笑:“你在看哪里?呵,君子……”

  秦弈忙道:“在贯胸国,看心是本能……得罪莫怪。”

  言下之意,也默认了这个“君子国的人”的身份,毕竟好行走些。

  流苏很想说谁告诉你这是君子国的了,这是桃花国的。但它也没说话,暗自在判断这女子的修行。

  她用过很高妙的遮蔽术法,或者有很强的遮蔽法宝,看不出修行。

  这倒是不稀奇,当如今的秦弈想刻意隐藏的时候,乾元者也未必看得出他的修行来,流苏如今终究未曾无相,看不破也不奇怪但至少可以证明,此女当有晖阳以上。若是腾云,怎么瞒也不可能瞒得过流苏了。

  卧虎藏龙啊,这小地方。

  女子懒懒地看了流苏一眼,又看了看蹲在秦弈脚边看似一脸萌萌哒的饕餮,抿嘴一笑:“坐。”

  秦弈也不客气,在她对面坐了下来,问道:“不知姑娘何方人士?”

  女子随意道:“我是淑女国的。”

  秦弈:“……”

  不知为何觉得很敷衍,秦弈指了指那边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掌柜:“这是淑女所为?”

  女子笑了笑:“君子都看人胸了,淑女为何不能打人?”

  秦弈哽了一下,没跟她争。

  淑女就淑女吧。按一般故事里君子国未必是君子,那淑女国未必是淑女也没啥稀奇了。

  其实你说你是轻熟女更接近些。

  有师姐的慵懒滋味,但更随性洒脱。

  一个是闲读道书慵未起,一个是一蓑烟雨任平生。

  “这是酒。”女子给秦弈倒了一杯,笑道:“此地别无好处,也就此酒尚有些许滋味。”

  酒,升级版猴儿酒吧……秦弈轻品一口,顿时一股热流在四肢百骸炸开:“好凶的酒!”

  女子笑道:“烈性有余,意境不足。也算个特色,将就喝吧。”

  秦弈忍了一下,还是道:“这种酒,一般修士都可醉的。姑娘独自一人在外的话……便是修行颇高,也还是注意一些。”

  女子颇为好奇地上上下下看了他一阵,忽然失笑:“还真是个君子?”

  秦弈没好气道:“你也可以当这是伪君子假惺惺。”

  “是,毕竟我连你名字都不知道。”

  “秦弈。”秦弈举杯相敬:“不知姑娘芳名?”

  “我姓岳。”女子举杯一碰。

  秦弈干瞪着她。

  “干嘛?”

  “姓岳,然后呢?”

  “你叫岳姑娘不就得了,问女人名字很礼貌吗?”

  “行吧。”秦弈无奈道:“岳姑娘既是淑女国,不远千里到这贯胸国来干什么?”

  “只是路过。”女子道:“路上看到他们四处抓捕成对的生物……看了恼火,一路打了进来,然后就这样了。你来干什么的?”

  “和你差不多……只不过我还没来得及打。”

  女子扑哧一笑:“喂,你这是不是故意在和我套近乎?”

  秦弈指了指酒壶:“是你请我喝酒,怎么看也是你和我套近乎。”

  “嗤……”女子再度打量了他一眼,眼里有少许奇怪的色彩,继而再度看流苏,再度看饕餮。

  似乎觉得秦弈身边什么都很有趣。

  过了好一阵子才道:“他们的王率众出去了,所以此地不强。等他回来一定会捉拿你的,喝了这杯,你就走吧。”

  秦弈奇道:“那你怎么不走?”

  女子笑笑:“他们猎这种成双对的生物,是取心为蛊。民众缺心肝,只会乱杀乱献,当王的当然知道那是要捉活的效果比较好。我就在这等着,他捉了多少,我放多少。”

  秦弈颇感兴趣:“为什么只是放,不直接掐了源头?”

  “好大的戾气。”女子道:“你……经常杀人?”

  “这种恶神,为什么要留?”

  “首先,你不知道他的实力,这么莽的吗?”

  秦弈摇头道:“我可没说我要去莽,如果我打算动手,自然会调查清楚实力的。眼下只是问你为什么不想杀。”

  女子有些玩味地问:“如果……他死了,这里几千人、甚至还有更多你不知道的人,也会跟着死呢?”

  秦弈怔了怔:“不会是这些人本来就是死人吧?”

  这有点像当初刚认识寒门的时候,那个叫啥的道士来着,一个道观的人都把自己炼成活尸却自欺欺人。是一个概念不?

  肩头的流苏抄着手臂:“贯胸人是活的,但眼下这个状况,可能不太一样。”

  女子看着流苏:“你知道?”

  “因为他们都不像是天生的。”流苏淡淡道:“我怀疑世上真正的贯胸人只剩一个了,那就是他们所谓的神。”

  ps:下面是粗话,不想看见的读者请关闭。

  昨晚有个举报狗特意加群,发了举报截图告诉我又成功举报了三章。我知道你加群告诉我这些是想气到我,确实挺成功的。你的694124可能是个平时不用的小号,没关系,月分用过这个qq的杂种你全家死了!连556章一个离别吻都举报,你的叽吧被切下来喂过狗吧?

  可能不少读者不想看见书里倒垃圾,抱歉,体谅一二,实在忍不住。说真的,没试过这种天天熬到半夜的心血被人一章一章盯着举报是什么滋味的兄弟,真很难想象我的心情,杀人的心都有。

  还有不少兄弟说鸡叉感情戏写少了,放不开了什么的,为什么这样还是问问上面那杂种和他的同类吧。